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坏坏美妇人

坏坏美妇人

时间:2018-08-10 目前我独自一人生活在省城。 为了吃饭,我做过许多工作,清洁工、洗碗工、在小工厂里做活,甚至还给人家看过大门。现在我又一次面临失业。 我想申请『最低生活保障』,可劳动部门最终认定我是『有工作能力的人』所以不予批准。 我觉得前面好像已经没了路。 烈日。 我独自一人走在马路上,天真热,连大地都被晒出油来。 我拿到老闆给我的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现在他的那张脸还不时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让人讨厌的脸,冷冷的对我说:「张姐,我也没办法,现在生意不好做,我也养活不了那么多人……」 我什么也没说,拿起那可怜的一点钱毅然走了出去。 我很渴,想买点水,直奔一个小摊走过去。「师傅,矿泉水多少钱一瓶?」我问。 「两元。」一个男人说。 我攥着包里的钱,手心微微见了汗,心说:两元钱够我吃一顿饭的了,还是别买了。 想到这里,我扭头就走,我的背后传来一阵讥讽声:「连瓶水都不买,不买问个什么劲!吃饱撑的……」对于这样的讥讽,我早已经习惯了,穷人的命运便是如此,即便是最下三滥的人,只要他比你有钱,照样可以羞辱你,你还要忍受着。 一直走到了一个公园附近,我忽然发现浇花的一条水龙头没关,看着突突直冒的水,我再也忍不住了,赶快走过去,拿起水管一口气喝了个够!啊!真舒服呀! 我看着茂密生长的花草,突然觉得它们很幸福,至少比我幸福,它们口渴的时候还可以自由自在的喝水,它们饥饿的时候有人为它们施肥,它们不用自己操心就可以茁壮的成长,无忧无虑。 我觉得自己还不如一根小草…… 回到了家,我躺在破旧的沙发床上把手里的那点钱点了一遍又一遍,总是不够,不够! 这意味着我还要挨饿!受穷! 突然!我发疯似的砸毁房间里的东西!只要我能搬动的,统统砸掉!砸烂这个世界! 砸烂这个社会!这个穷人没活路的社会!这个人吃人的社会! 我疯狂的大笑着,同时也大哭着!我只有一个字:恨!!! 发洩以后,我觉得很舒服,也很累,躺在地上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华灯初上了。我摸黑打开了灯,发觉房间里到处乱七八糟,肚子也很饿。我好歹收拾了一下,整理整理衣服,拿起钱走出家门。 『能过一天过一天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再发愁,至少今天先吃饱再说!』我这么想着。 我的楼对面就是一间包子铺,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了,我从没进去过,今天,我被包子铺里香香的包子所吸引,我走进了包子铺。 啊,包子铺里的人真多,男女老少,形形色色。 我挑选了一个角落里坐下,要了8个包子,在我等待的时候,忽然听到坐在我后面的说话声:「来,老许,喝酒…咱们哥们没说的……咳!你发什么愁呀,不就是儿子高考没考好吗……别在意……一会咱们去老刘那玩玩,听说他那又新进了几个小姐……喂,我告你说,老的、嫩的、浪的、不浪的,全都有!……我上次玩了一回!我操!那个过瘾呦!!……」 我听着,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想法……我装做不在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在我的后面坐着两个30多岁的男人,桌子上放满了酒瓶,两个人的穿着都很时尚,一看就知道是有点小钱的那种人。 一会,我的包子来了,我狼吞虎嚥的吃了起来,吃饱了,我付了钱,多少钱我已经不在乎了,我觉得胃有点难受,晃蕩着走出包子铺。 回到了家,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那两个男人说过的话。『难道,我真的只有那么一条路可以走了吗?应该还有别的路吧,应该还有!』我对自己这么说着。我好好的想了想,终于想到了另一条路,但我惊出了一身汗!另一条路就是:死! 不!我还不想死! 不死就要想办法活下来! 现在,我活下来了。 入夜,又是华灯初上。 我从床上起来,先是洗洗澡,然后为自己做上一顿还可口的晚餐,吃饱以后我从抽屉里拿出一双流行的黑色连裤丝袜对着镜子穿好,啧!我看着自己美妙的线条,配上黑色的连裤丝袜,真是曲线毕露,我忍不住摸着自己高翘的丰臀,在紧身丝袜的包裹下光滑细腻的手感让我自己陶醉,再摸摸前面,平滑的小腹,结实的大腿,摸着摸着,我觉得裆里微微有些发潮。沉甸甸的两个乳房,红红的乳头,我自比那些美丽的少女也不如我。 我把披肩的头髮拢好,看了看自己的面容,一个成熟而风韵的女人,啊!我对自己很满意。 我穿好乳罩,听说这是日本货,红色的乳罩让我更加性感,外面我穿上一条紧身裙,我喜欢绿色,所以特别选择了一条绿色的紧身裙。 『今天穿什么鞋呢?上次张教授说喜欢运动型的女孩,不如我穿一双旅游鞋吧。』我想到这,找出一双白色的旅游鞋穿好,这样我就打扮好了。 我从皮包里翻出公司给的字条,上面写着:张教授,华荫东里2门203,晚9点到早9点。 我看看时间还可以,收拾好以后拿着我的小皮包走出了家门。 我现在所在的公司叫『小军家政服务公司』,正规的业务有:做饭、打扫房间、看护老人、护理病人等等,不过更多的业务是为一些社会中产阶级提供特殊的服务,当然是性服务。 我能有幸加入到这个公司多少靠点运气,经过一段时间的性服务培训我逐渐展露头角,现在,我可以每个月从公司拿到两千元以上的工资!而且,我的技术也日渐娴熟。 至于张教授。 他可是我的老主顾了,从第一次到他家为他服务,到现在我至少去过3次,每一次都能让他尽兴,他特别喜欢我大胆泼辣的作风。当然,张教授更是出手大方的人,凭借他在大学里的教授职位,每个月的工资高达8000,所以每次他都给我许多的小费,这让我特别感动。 我想着想着,便来到张教授的家。 我看看表,正好九点,此时正是家家户户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时候。 我轻轻的敲了敲门。 「谁呀?」里面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是我,屄毛儿。」我尽量小声的说。 『屄毛儿』是张教授给我起的名字,他要求以后我每次到他家做服务的时候都要以『屄毛儿』自称。 门打开了,里面出现了一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就是张教授,张教授面带微笑,只穿着一件睡衣,张教授见我来了,急忙把我让进房间,然后把门锁好。 张教授住的房子是学校提供给他的三室一厅,面积有90多平米,装修得很漂亮。 我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教授,怎么?夫人出差了?」 张教授的夫人也是大学讲师,经常出差,所以张教授才敢如此大胆的叫我来,不过我听说张教授是个惧内的人,经常被他的夫人数落。 张教授回答说:「那个老婆子可算出差了!真讨厌!每天在我耳边嘟囔,还是你好呀,什么都顺着我的心。」 进了房间,我把旅游鞋脱掉,张教授的方厅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踩上去很柔软。 我坐在了地毯上,张教授坐在我的傍边把我搂在怀里小声的说:「屄毛儿,这些天我好想你的!想你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我如小鸟依人似的看着张教授胖乎乎的脸蛋,努着小嘴说:「教授,我也想你呀,每天都想,想咱们以前玩过的种种,想那些好时光,咱们别耽误时间了,来吧。」 我勾引着张教授。 张教授显得很兴奋,说:「咱们还玩骑大马好不好?」 我说:「玩什么都好,就是别让我离开你……」 张教授看了看我,一下子把我推到在地毯上…… 我脱掉了裙子和乳罩,只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裤丝袜,然后我趴在地毯上等着张教授骑上来,张教授显得很投入,他把我的长髮拢在一起用一根毛线繫好,然后走到门外,拿起我穿来的一支旅游鞋,对着鞋坑儿仔细的闻了闻,失望的说:「没什么味道呀,是新鞋吧?」 我甩了甩头髮说:「教授,您没让我穿旧鞋呀,早知道我穿那双来了。」 张教授忽然一笑,说:「我早就想到了,来,看看我为你準备了什么。」说完,张教授从他家的衣柜里翻出一双棕色的女士袜子,我凑过去一闻,觉得有点臭味儿。 张教授对我说:「屄毛儿,来,叼着。」说完,张教授把袜头塞进我的小嘴里,然后他一转身,『骑』到了我的后背上,用手拽着我拢在一起的头髮,说是骑,其实他几乎是跨在我的后背,因为张教授比较重,如果全都压在我的后背上准把我压坏了。 张教授一边拽着我的头髮,一边扬起手对準我那被黑色紧身丝袜紧紧包裹住的肥硕屁股猛的拍下去,『啪!』的一声响亮的脆响,张教授兴奋的说:「哦!骑大马了!哦!」我就这么嘴里叼着臭袜子一步一步在地上爬着,张教授高兴的用手扇着我肥硕的屁股,房间里充满『劈劈啪啪』的清脆响声还伴随着我屁股被打的呻吟声。 我围着房间爬了几圈,张教授喘着粗气对我说:「停,停下来,让我休息一下。」 我停下来,张教授一屁股坐在地毯上,他看着我叼着臭袜子的样子,笑着说:「真好玩,来,把袜子拿掉。」 张教授休息了一会,站起来从厨房的冰箱里那来两瓶汽水,打开一瓶,对我说:「来,屄毛儿,过来喝点。」我走过去喝着汽水。 张教授休息了一下,从床铺低下翻出了一个长长的细桿子,桿子很纤细,但很长,只是到了根部才逐渐变得有点粗,张教授叫我把自己的一支旅游鞋拿进来,他用桿子挑着旅游鞋,对我说:「来,咱们玩『猴顶灯』。」 我笑着轻轻的打了他一下说:「你好讨厌呀,这么快就让人家玩这个。」 张教授嘻嘻的笑着说:「我忍不住了嘛。」 我站在地毯上,双腿闭拢,然后慢慢的弯下腰用手撑着地毯,把屁股高高的撅在半空,张教授走到我的跟前,把黑色的连裤丝袜褪掉一些,然后拍拍我的屁股蛋,分开屁眼把挑着旅游鞋的那根桿子粗的一头向屁眼插去,插了两下竟然没插进去,可能是因为屁眼太乾了吧,张教授冲着我的屁眼上慢慢的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用桿子的粗头沾了沾,使劲一捅,只听『扑哧』一声,桿子应声没入屁眼之中! 张教授的确不愧是大学老师,能想出这样淫蕩的玩法,女人在他的眼里彷彿只是他的一个课题。 我撅在地毯上,不时的左右轻微摇摆着自己臀部,我必须保持平衡不能让屁眼里的桿子倒下来或者倾斜。 张教授满意的在旁边看着我,他走到我的前面坐了下来,我低着头费劲的保持着,张教授笑着说:「屄毛儿,现在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精湛了!」说完,张教授把他的一支脚伸到我的面前说:「来!啃啃我的老脚!!」 我张开小嘴任凭张教授把他的大脚豆伸进我的小嘴里,他的脚很臭很硷,我仔细的吸吮着他的脚趾,张教授痛快的笑了起来:「好!哦!真好!」 张教授看着我用淫蕩的姿势撅在地上,屁眼里插着一根桿子,桿子上顶着一直破鞋,还要唆了他的脚,张教授翻开自己的睡衣,胖乎乎的鸡巴开始有些微微发硬了。 这个姿势真的很累!要保持平衡还要吸吮脚趾,我觉得四肢都开始发麻了。 幸亏这个时候张教授把我放了下来。我喘息着,躺在地毯上。张教授扑到我的面前,跨在我的身上一口叼住我的乳头大力的吸吮着,底下用手使劲的抠着我的屄,『扑哧!』『扑哧!』渐渐的,屄里开始润滑起来。我用小手抚摩着张教授的鸡巴,胖乎乎的挺好玩,我对他说:「教授,我帮你含含鸡巴可以吗?」 张教授细声细气的说:「讨厌呀你!不让你含。」 我也撒娇的说:「不嘛!我一定要含您的鸡巴,让我含嘛!让我含嘛!」 我抱着张教授的腰,张教授故意的挣扎着,我把他压在身下,一低头快速的叼起他的鸡巴头舔了起来,温柔暖和的小嘴包裹着整个鸡巴头,张教授舒服的享受着我的服务,轻轻的哼哼起来。 我用舌尖轻轻的点弄着他的鸡巴,经过几次的逗弄,张教授的鸡巴逐渐的硬了起来。他的鸡巴属于那种短小粗的类型,很硬,像一根铁钉子一样,我舔了一会鸡巴头然后又舔舔他的鸡巴蛋,张教授更加的哼哼着,他的蛋子很好玩,白白的,小小的,像小孩的蛋子似的,我尽量张大小嘴,一下子就把两个鸡巴蛋子含了进去。 张教授浑身有点发热了,激动的抚摩着我的身体,我知趣的伏在他的身上,把他的鸡巴塞进自己的屄里套弄起来,『扑哧,扑哧,扑哧』张教授一下下配合的挺动着屁股,我觉得他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来回的摩擦,可就是短了点,连我阴道的g点都够不着,但我知道,我来的目的便是让客户感觉爽和舒服,至于我自己的感受那就是次要的了。 我装作很有感觉的哼哼着:「哎呦!教授,您的鸡巴真伟大!哦!操!哦!啊!」 张教授看着我陶醉的样子,更加兴奋的操了起来! 突然,张教授两眼一瞪,哦!的叫了一声,我只觉得里面的鸡巴一阵收缩,顿时热乎乎的精子喷射出来了。 高潮过后,张教授疲惫的喘息着,他擦了擦汗,拿起汽水猛的喝了两口,我也用卫生巾擦乾净自己的下身,依偎在他怀里。 张教授休息了一下小声的对我说:「屄毛儿你把我那个死老婆子的衣服穿上吧?」 我娇笑了一下,轻轻的打了他一下说:「又来了你!唉!真拿你没办法。」 张教授从衣柜里拿出他老婆讲课时候穿过的一套衣服,那是高级面料的正规大学讲师服,我迅速的换上,然后张教授指导着我把头髮尽量弄得和他老婆一样,包括丝袜和高跟鞋,都换上她老婆的那套,然后我又带上她老婆的眼镜,镜子里的我转眼变成了一个大学讲师。张教授从书房里拿出一篇稿件,这可能是她老婆讲课经常用的吧。 準备好以后,我和教授把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搬进了卫生间…… 他家的卫生间很大,设施也很齐全,我坐在椅子上,我的前面摆放着桌子,桌子的上面有一台很高级的小型摄像机,是那种家庭用的,张教授很兴奋的看着我,我摆正姿势,然后开始念着手里的稿件:「市场经济的改革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重要……我们要坚定不移的……中国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 张教授看着我的样子,彷彿我变成了他的那个老婆子。 张教授在我读稿的时候一直站在我的侧前方,不停的弄着自己的鸡巴,突然,张教授『哦!』的轻微哼了一声,只见他的小鸡巴一挺,『兹!』的一下喷射出一股黄色的尿液!是的!的确是一泡热尿。 张教授撒尿的功夫是很独特的,他的尿液又热,喷射的力量也大,汹涌的尿液直打在我的脸上、头髮上、眼镜上和嘴里,我不能闪躲,就好像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继续表情严肃,郑重其事的大声朗读着我手里的稿件。 张教授激动的撒着尿,尽量让尿液的方向对準我那时张时开的小嘴,当我张嘴开始朗读时,一股热尿喷入,我一边朗读一边吞嚥着尿液:「中国目前的经济水平……咕咚……还处于世界的……咕咚……我们一定要……咕咚……」 张教授一边撒尿,一边变态的嚷到:「你个死老婆子!我让你骂我!我让你打我!用尿浇死你!淹死你!」 一泡热尿过后,我的头髮上,衣服上,儘是湿漉漉的尿液。 变态的场景让我一阵阵的眩晕,虽然我已经经历过两次,第一次呕吐,第二次晕倒,但这次总算支持下来。 张教授一把将我从椅子上拽起来,不知道这个臃肿的老头突然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把我拽的一侧歪。张教授把我拉到马桶边,卡住我的脖子使劲的往马桶里按下去,我挣扎了一下,任凭他把我的头按进马桶里。 张教授一手按着我的头,一手快速的扒开我的连裤丝袜,我不停的摇摆着肥硕的屁股撒娇似的反抗着,凭借我在公司培训时候学过的知识以及这几次对张教授服务的经验,我越是这样反抗越是能创造淫蕩热烈的气氛。 果然,张教授几乎是撕扯开我的丝袜,暴力的把手指插进我的屁眼里,猛的插弄起来,我的头在马桶里发出了闷闷的呻吟声:「哦!啊!别!啊!」 张教授抽出手指,快速的将他硬挺的鸡巴插进我的屁眼,使劲的操了起来,「哦!爽!好屁眼!紧!……」 张教授一边热烈的操着,一边更加用力的按着我的头。我的脸几乎贴在了马桶底部,除了撒娇似的的淫叫几乎无能为力了:「啊!…教授……别!……啊!啊!啊!」最后的三声是在张教授大力的顶入下发出的,虽然张教授的鸡巴并不算长,可是粗呀!我觉得自己的屁眼彷彿扩张了三倍,就好像被塞入了一个酒瓶子一样! 我的呻吟加速了张教授高潮射精的速度,『啪啪啪啪!』,张教授一阵的猛操突然全身伏在我的后背,屁眼里的鸡巴快速的一阵伸缩,『噗噗噗!』,热热的精子猛烈的射了出来! 激情过后,张教授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大口的喘气,我也侧倒在马桶旁边,从我的屁眼里不停的流出浓浓的白色精液,配合着浑身的尿液,我的身体发出怪怪的气味儿。 我站起来準备脱掉衣服沖个澡,张教授对我说:「屄毛儿,把我扶起来。」 我摇晃着走过去把张教授从地上搀扶起来,我看了看张教授已经软下去的小鸡巴,一丝丝的黏液弄得他很彆扭,张教授也不容我分说,一把将我按在他的下面把鸡巴直接塞进我的嘴里,我耐心的清理着他的鸡巴。 突然!外面的门好像响了起来! 我和张教授都吃惊的停了下来,卫生间的空气彷彿突然凝固,连呼吸声都没了! 也就是几秒钟吧,外面的单元门在一连串钥匙的碰撞声中打开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老张!出来一下,帮我把行李拿进来。」 张教授的脸上的血彷彿凝固了一样,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底下竟然尿裤了! 我顾不得张教授的尿液喷洒在脸上,急忙站起来小声说:「谁!!是谁!?教授!教授!您快出去呀!」 我推了他好几下,张教授才如梦方醒,哭丧着脸小声说:「完了!我……我活不了了!」 他还没说完,外面的女人声突然尖锐起来:「老张!你死到哪去了!出来帮我拿行李!」 我急忙把张教授推出了卫生间。然后关好门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这个没用的老头!一出去看见他老婆就彻底崩溃了,我听见外面『咚』的一声,好像张教授给他老婆跪下了,紧接着是他老婆的惊讶、询问、审讯、恼怒!乱糟糟的一团。 『啪!』的一声,卫生间的门被大力的踢开!一个中年女人站在我的面前。 白净的脸蛋已经被怒火和妒火烧得通红,金丝边的眼镜歪歪的挂在脸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盘起的头髮几乎竖了起来,真可怕!倒霉的张教授跪在地上拉着她的脚像个孩子似的大哭起来。 女人看见我,先是一怔,进而愤怒的看了看我的穿着,回头恶狠狠的对张教授嚷道:「好…好呀!你…你竟敢让这个烂货穿我的衣服!我……我踢死你!」 说完,黑色的高跟鞋一闪,『啪』的一下正好踢在张教授胖乎乎的脸蛋上,立时给他来了个『满脸花』!张教授惨叫了一声当场昏了过去! 紧接着,女人蹿到我的跟前一把抓住我的头髮,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顺手就是两个响亮的大耳光『啪!啪!』我刚刚挣脱了一下,女人叫嚷着:「我不活啦!婊子!我跟你拼啦!!」说完,连打再踹。 一开始,我还想和她解释一下,可这个女人太疯狂了,几个耳光打得我眼前金星直冒,她一把拽住我的奶子狠狠的掐着,底下的脚乱踹,正好踹到我的屄上,我痛苦的叫着:「哎呦!啊!啊!哎!」 被迫无奈下,我也和她撕扯起来,立时我们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我拽你的头髮,你掐我的奶子,我拧你的屁股,你踢我的屄,我们从卫生间滚到厨房,然后又从厨房滚到方厅,也许是我理亏的缘故,我竟然被她骑在我的胸口上!女人狠狠的叫嚷着:「打死你!臭婊子!妓女!破鞋!万人操!骚货!」每喊一句都使劲的抽我一个响亮的大嘴巴。 我挣扎着,叫喊道:「啊!救命呀!啊!救命!啊!」 突然,一支手拿着一个瓶子出现在女人的背后,亮光一闪,『咚!』的一下正好砸在女人的后脑,女人马上白眼一翻,倒在了一边。张教授满脸鲜血的站在方厅里,手里的瓶子『啪!』的摔在地上。 我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其他,跑到房间里拿起我的衣服就往外跑!我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太恐怖了! 回到自己的家,我把门锁好,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才感觉到疼痛,浑身的疼痛。 我的屄和乳房都肿了,好几天都爬不起来,屁股也被抓破了,胳膊、腰都有伤,我暂时不能工作。 公司真的很不错,请来了医生为我看病,唯一让我觉得幸运的,是我的脸丝毫没受伤,只要没破相,我就还有工作的可能,或许这也是公司看重我的原因吧。 听公司的人说,张教授好玄没让他老婆打死,已经住进了医院,他老婆也报了警,但警察反而把他老婆审讯了好几天…… 深秋的夜晚。 我的房间里点着明亮的灯光,一个英俊男人的鸡巴在我的屁眼里进进出出,我无法呻吟,因为我小嘴里正叼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鸡巴也很英俊,长而粗,粗大的龟头因为膨胀而闪闪发光,我对着龟头上的裂缝亲嘴,唑得滋滋有声,被我含鸡巴的男人发出舒服的呻吟:「哦!舒服!啊!」 我后面的男人乐呵呵的说:「小张,怎么样?够味儿吧?」 小张喘息着说:「没想到你还真能找!…啊!…真爽!李哥,你……哦!」 李哥乐着说:「我早让你跟我一块来,你还装模做样的,现在知道什么叫爽了吧?来!你过来通通,这个骚娘们就喜欢别人给她通后门!」 小张一翻身站起来,李哥佔据了他的位置,我笑着对李哥说:「讨厌!说什么呢你,谁爱通后门呀!还不是你每次…」还没等我说完,李哥就迫不及待的把他的鸡巴送进我的小嘴里。 小张走到我的后面,冲着我的屁股狠狠的亲了两口,痛快的说:「真肥!真香!爽!!!」说完,扒开屁眼,对準、大力的一挺,『吱溜』一下,鸡巴操了进去。「不…」我含着李哥的鸡巴哼出了声。 小张用双手扶好我的肩膀,摆正好姿势,对我笑着说:「喂!婊子,我可操啦?」我轻轻的扭动着屁股,小张笑着说:「真浪!呦!还催我呢!好!就给你来个沖天炮!」 说完,小张先是慢慢的把鸡巴插进去,然后慢慢的抽出来,然后再插、再抽,速度逐渐加快,『吱溜』、『吱溜』、『吱溜』,伴随着小张的抽插,我的屁眼唱起了欢乐的歌声,『啪啪啪啪!』小张的鸡巴蛋子拍到我的大腿上。 我更加猛烈的唆了着李哥的鸡巴,李哥高兴的看着我的小嘴吞吐着自己的鸡巴,对小张说:「小张,我再让你看个新鲜的!」 说完,李哥把两条腿蜷起来,用手扒开自己的屁股,一个黑黑的屁眼出现在我的面前,李哥冲着我说:「来!舔舔!」我马上把小嘴贴了上去…… 小张一边操着,一边瞪大眼睛看着我,突然激动的叫了一声「哦!」鸡巴在我的屁眼里射出了精液!每射一下,小张都叫一声,我也跟着哼一声。直到小张的鸡巴缩小以后,才被我的屁眼挤了出来,鸡巴刚被挤出来就顺着屁眼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小张舒服的长长喘息了一声坐在了一旁。 李哥见小张射精了,嘲笑到:「吹了半天,就这个呀!真糙蛋!跟你李哥学学吧!什么叫嫖娼!」 李哥放下腿,给自己带好避孕套,我躺在床上笑着说:「李哥呀,人家还小,谁像你似的,三天两头往我这跑,跟上班似的。」 李哥也笑着说:「好呀,浪婊子,不教训你你倒揭我的老底来了!看我的金枪今天不插死你的!」 说完,李哥把我的双腿往上一抬,鸡巴立时操进屄里,快活的操了起来。 房间里充满了笑声、叫声、呻吟声、叫床声…… 这便是我的生活,彻底的、糜烂的、非人的、淫慾的生活…… 或许做这个的女人都有着自己不同于别人的原因,可她们的目的却都一样,只为了两个字:活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朋友带来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