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神秘客人

风月大陆 第四章 神秘客人

时间:2018-08-09 叶天龙他们花了一天半的时间穿过了解州,抵达距离艾司尼亚不到五十里的大兴镇,眼看就要进入帝都,他们却无法再前进一步了。   因为从前面行人传来的消息说,帝都艾司尼亚现在处于军管时期,尤那亚颁布了严格的命令,所有进入帝都的人都要经过一番仔细的检查,结果导致许多的商人选择了绕道而行。   这样一来,叶天龙他们想悄悄进入艾司尼亚的想法就根本无法实现了。   因为叶天龙这个艾司尼亚的东督大人本来就已经是艾司尼亚家喻户晓的知名人士,加上天龙军团刚刚对云阳王入侵的一仗又获得了大胜,可以说,现在只要叶天龙在艾司尼亚一露脸,马上会成为众人注目的对象。   法斯特帝国的局势现在可以说已经十分混乱了,如果叶天龙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帝都艾司尼亚,就算是再没有政治头脑的人,也绝对不会认为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尤那亚他们看来,叶天龙显然是冲着帝国的权力分配而来。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叶天龙也缺少一个正当的藉口可以回到艾司尼亚,现在云阳的大军还在法斯特的东部土地上,他这个天龙军团的军团长却丢开手下将士跑到帝都来,这简直就是违反军纪的。   说不定,尤那亚就会利用这个机会派人将他抓起来,以便控制天龙军团这个心腹之患。   「公子,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站在大兴镇的路口,女神战士首领向叶天龙请示下一步的行动,不过对于女神战士来说,就算前面是千军万马,她们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所以,她们倒是没有像她们眼前这个男人那么多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叶天龙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那些混蛋的盘查这么严,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可以混进去的,真是麻烦。」   想了一想,他又忍不住有些发狠的说道:「如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老子乾脆就大摇大摆的进入艾司尼亚,看看那个混蛋敢动老子?」   「不行,不行。」辛西雅连忙说道,「出发的时候,凤舞夫人吩咐过我,叫我们绝不能意气用事的。」   「你倒是把这一句话记得很牢啊!」叶天龙翻了翻眼睛,他也知道自己刚才只是气话而已,在现在的情况下,意气用事绝非是一件好事情。   「不如让我潜入艾司尼亚,找到倩公主后,让她来找我们。」玉珠想了一下,开口向叶天龙提议道。   「不错,这倒是一个可行之计。」叶天龙的眼睛一亮。他沉吟了一会,点头应允了玉珠的提议:「不过,你进入艾司尼亚之后,一切都要小心。」   「那要不要和鲁图先先生碰一下面?」玉珠就要準备动身,突然又出声问道。   「暂时就不用了。你要快去快回,现在时间不是很多了。」叶天龙微微摇头,望着玉珠说道:「和鲁图先会面的机会,以后有的是。」   「是。」玉珠不再说话了。只见她的身形一展,有如一道黑色的闪电,一下子便消失在叶天龙的视野之中。   叶天龙就近找了一家普通的客栈住下来,因为女神战士的目标实在有些醒目,虽然她们的形象经过了一些改变,但如果遇到有心人的话,还是无法隐瞒过去的,所以他包下了一个最里面的跨院,和辛西雅她们一起看护着宁素女,等待玉珠从艾司尼亚返回。   不到半夜,玉珠便从艾司尼亚回来了,不过,她带回来的却是一个非常不妙的消息,倩公主被尤那亚下了困魔术,关在无忧宫中,根本无法脱身。   「倩公主让我告诉公子,玉玺的事情已经被尤那亚知道了,叫公子千万小心。」   听罢玉珠的话,叶天龙不禁目瞪口呆,这一下,可真的是节外生枝了。   万一被尤那亚知道玉玺是在自己的手中,那自己真的是过河卒子,有进无退了,尤那亚绝对不会再让自己逃出艾司尼亚的。   「怎么办?就这样回青州吗?」   望着桌子上跳跃的灯火,叶天龙陷入沉思之中。现在最安全的做法,自然就是马上转身回青州,可是自己肯这样放手吗?   除了昏迷不醒的宁素女之外,还有被关在无忧宫的倩公主,自己能够就这样置之不理吗?   「噗!」的一声,桌子上的灯爆出了灯花,打破了房间里面的沉寂。   「不行,我绝不可以退的。」叶天龙钢牙暗咬,他的胸中蓦然涌起极大的斗志。   望着艾司尼亚的方向冷笑了一声,叶天龙的口中喃喃的说道:「我们就来好好赌一次。既然要玩,我们就玩的大一点。」   看着豪气飞扬的叶天龙,辛西雅和玉珠忍不住交换了一个惊异的眼色。她们觉得眼前的男人忽然之间,比以前似乎多了一点什么东西。   「你现在再去一趟艾司尼亚,把鲁图先找来。」叶天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站在自己跟前的玉珠说道。   玉珠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玉珠的身影刚刚从叶天龙的房间里面消失,原本已经陷入沉睡中的客栈忽然间变得热闹起来。   车声辘辘,蹄声滴答,间中还夹杂着男人的数声交谈,显然是有大批的人马刚刚抵达大兴镇。   原来叶天龙选择的客栈虽然普通,但却正好是坐落在官道旁边,进出十分方便。   由于已经是半夜三更,这些吵闹的声音十分清晰的传到了叶天龙他们的房间。   接着,纷乱的脚步声从叶天龙他们隔壁的那个跨院传来,看来这些人是要在这里住宿了。   叶天龙不禁心中暗暗恼火。这种情况下,等一会儿玉珠和鲁图先来的话,进出客栈就比较麻烦了。   但是更让叶天龙恼火的事情还在后头,片刻的功夫,他们所住的院子里面也响起了脚步声,有人在敲他的房门。   「实在对不起,因为有贵客驾临,可不可以请这位大爷稍微让一部分房间出来给他们呢?」   叶天龙一开门,就看到了客栈主人那张笑容可掬的脸庞。   「不行!」   叶天龙心中本来就满肚子的火气,哪里会和客栈主人客气,随后他又硬邦邦的丢出了一句话。   「老子今天已经付了钱,别再来烦我!」   「这位大爷……」客栈主人不安的搓着双手,不愧是开店的生意人,依然是满脸堆笑:「实在是因为那位贵客喜欢清静,而大爷您这里的跨院那边几个房间是小店最清静的,所以……」   「老子说过不行,就是不行!」   叶天龙的态度显得相当恶劣,老实说,现在他也的确没有什么好心情。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   这时候,站在客栈主人身边的一个大汉看不过去了,要替人出头。   「汉斯老闆是好心好声的和你商量,你居然这么嚣张,还真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狂妄的家伙。」   「哼,你现在不是看到了吗?」叶天龙毫不客气的回道:「你又是什么家伙,我已经付钱了,自然有权处理这里的房间,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居然在这里唧唧歪歪的,真是笑话!」   大汉的脸上顿时挂不住了,这家伙虽然比叶天龙要矮上一分,但身材魁梧,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孔武有力的练家子。他伸出了粗壮的手臂,亮出了巨大的拳头。   「小子,我看你是欠揍!说话这么沖,早晚会被人杀掉的。」   看到对方亮出拳头,叶天龙反而冷静下来,他嘿嘿一笑,道:「真不好意思,我到现在都一直活得好好的。怎么,你现在想威胁我吗?」   「你这个混蛋!」大汉发出了一声咒骂,抢上半步,就要向叶天龙扑过来。   但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同伴连忙伸手将他挡下来。   「佛朗兹,你不要乱来,小姐可不许我们胡闹的!」   那个客栈老闆这时候也有些担心了,毕竟在他的地方打架的话,最大的损失自然是他了,而且这边的贵客其实也并没有真的想要叶天龙这边的房间,只是他自作主张,想讨好这位贵客而已。   「两位大爷,你们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出门在外,和气为贵、和气为贵……」   看到客栈老闆脸色微微发白,挤在自己和那个叫佛朗兹的大汉中间双手乱摇的样子,叶天龙不禁暗暗好笑。   「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柔媚悦耳的声音在众人的身后传来,十分清晰的传入叶天龙的耳朵里。   叶天龙的眼神微微一动,举目望去,只见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款款步入跨院,粉脸桃腮,肌肤晶莹剔透,吹弹得破,尤其那双勾魂摄魄的水汪汪大眼睛,足以令男人心醉神摇。   一身洁白的衫裙,腰间繫一条蓝色的鸾带,十分恰当的突显出她那条细如柳条的小蛮腰。看年纪,约在十六七岁,大好青春年华,头上梳的是代表侍女身份的双环髻。   老实说,叶天龙现在身边的绝色佳丽实在是美不胜收,更有像于凤舞这样绝世的美女战神,这个少女的姿色虽然非常迷人,但还不至于让他为之心动。   叶天龙之所以注目她的原因是,这个少女的说话声并不大,柔柔弱弱的,却能够毫不费力的穿过众人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显然不是普通的人物。   「小柔姐!」   果然如叶天龙推测的那样,在场的那几个大汉一见到这个少女走进来,无不垂手而立,十分恭敬的向她叫了一声。   就连原本怒气沖沖的佛朗兹也连忙放下手,出声向这个少女打招呼。   「小柔姐,这个家伙不识抬举,所以……」   佛朗兹的话被这个叫小柔姐的少女一下子打断了,她的柳眉微微一颦,用不悦的声音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会干什么好事情,小姐不是再三交待你们吗?不许在路上惹是生非,结果你们几个非但不好好干活,还跑到人家的地方来闹事。」   「是这个家伙先挑起事端的!」佛朗兹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们也是想为小姐找个清静的地方……」   「你还要多说!」   小柔姐的大眼睛一瞪,佛朗兹的话一下子全部缩回肚子里面去了。   「小姐一进来,就听到你的声音,你无缘无故的跑到别人的地方来干什么?」   「这位小姐,这是在下的地方,你要教训贵属下的话,还麻烦移驾到你们自己的院子里面去,好吗?」   叶天龙轻轻咳嗽了一声,忍不住下了逐客令。他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以及话语中的味道委实让这个被手下尊称为小柔姐的少女不舒服,她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叶天龙两眼。   这种少女的恼羞心怀,叶天龙哪里还对这些在乎,他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浓了。   「你……」小柔姐实在是被叶天龙这种坏坏的态度气坏了,本来她既然已经说了自己的人,眼前这个看起来颇有气度的男人至少也应该退一步,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女。   一下子,她觉得叶天龙的脸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了。   那双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透出的不快之意让佛朗兹那几个大汉也不禁在心中暗暗叫好,他们恨不得小柔姐一声令下,先把眼前这个言行恶劣的家伙狠狠揍一顿。   但这个叫作小柔姐的少女还是强忍下心头的不快,用力跺了一下自己的脚,转身往院门走去,口中娇喝一声:「我们走!」   佛朗兹几个大汉只好悻悻的离开了叶天龙他们的跨院,偏生叶天龙在他们快要走出院门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各位好走,恕不远送了。」几乎把他们几个的肺都气炸了。   关上房间的门,叶天龙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和这几个大汉这样吵了一架,他的心中反而变得舒服起来。   这让他不禁想起以前在家乡的日子,像刚才这样的小冲突,是经常上演的。   「公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这些人?」辛西雅也笑着向叶天龙问道。   「不用了,这些家伙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我们没有时间去理会他们。」叶天龙轻鬆的挥挥手,在椅子上坐下来:「等鲁图先来了,想一个办法进入艾司尼亚才是最要紧的。」   说着,叶天龙看了一眼床上的宁素女,收敛了笑容,轻轻说道:「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女神战士的首领点点头,也在叶天龙的身边坐下来,不再说话了。   但叶天龙他们不去找别人,别人却偏偏又来找他了。   没有过多久,当旁边的跨院的动静平息下来,叶天龙的房门又被敲响了。   「该死的,还有完没完?」叶天龙从椅子上一跳而起,冲到门边,一把将房间的门拉开,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怎么,不欢迎我吗,老朋友?」   叶天龙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动人心弦的声音,几乎光用这嗓音就足以令人陶醉。他目瞪口呆的望着站在房间门口的一个女子,一个脸上蒙着厚厚白纱的女子。   这个女人的全身裹在一件似纱非纱,似缎非缎的袍服里面,即便是在深夜里也不时闪动着柔和的银光,只有露出修长如玉琢般的粉颈,足下穿的是一双雪白的小蛮靴,尖尖的靴尖往上微微翘起,显示出主人那与众不同的个性。   「不请我进去吗?」   女子的一双美丽眼睛中眼波流动,好像是一汪深不可测的潭水,反射出种种美不胜收的光芒,令人不禁生出投身于此间一探究竟之心。   「叶、天、龙、大、人!」   随着女子一字一顿的说出叶天龙的身份,叶天龙不禁吓了一跳。   虽说他的改装之术没有倩公主那样的厉害,但不是仔细检查的话,是不大看得出来的,何况这一路上,他深居简出,根本没有和多少人接触,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一个女子一口说破他的身份。   「请问你是……」叶天龙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他已经暗中运气,随时準备出手,而且房间里面的女神战士也做好了动手的準备。   「呵呵,千万不要慌,千万不要慌……」   女子的眼睛闪过动人之极的光芒,一种天然的媚态油然而生,她的雪白素手十分美妙的往上举起,拉住了面纱的一个角,缓缓向另外一边揭开。   其一举一动,无不带着一种令人激赏的优雅美感,这样的深夜,这样的一个女子,一时之间,叶天龙几乎以为自己是在梦中一般。   「你是月如小姐!」   脑海中的灵光一现,叶天龙在这个神秘女子刚刚露出一个优美的下巴时,连忙说道,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骇。   眼前这个神秘诱惑的女子居然就是名震大陆的歌舞大家如姬,这简直太出人意料了。   「我还以为你把人家忘记了呢?」   月如鬆开了素手,面纱落下,依旧将她那张绝世的娇颜藏在后面。但就这一个动作和一句娇嗔的媚声,也具有无比的媚惑力,足以令眼前这个好色的男人心脏跳快了不少。   「进来再说吧。」轻轻呼了一口气,叶天龙向旁边让开了身子,将月如请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淡淡却是无比媚惑的香风中,月如以一种有如舞蹈般的步伐曼妙的走进了叶天龙的房间,十分自然的在椅子上坐下来,倒是叶天龙这个主人还站在那里。   「请问月如小姐……」   在月如的身边坐下来,叶天龙的心中实在有很多的问题想向月如提出,但他的话刚刚起了一个头,月如已经轻轻笑了一声,用她那令人无法抗拒的嗓音说道:「小龙儿,你是不是有很多疑问啊?」   望了一眼依然在四周戒备的女神战士,叶天龙不禁苦笑了一声:「你一下子突然在我眼前出现,又一下子说破了我的身份,你说我该不该感到奇怪?」   月如发出了一阵媚笑,然后柔柔的说道:「人家这次是应尤那亚殿下的邀请,为他的登基大典献艺的。至于你的身份嘛……」   她故意拉长了声音,令叶天龙不觉心痒痒的,不过,面对这样一个具有动人嗓音的美女,他倒也难以生出恼火。   「把这鬼东西去掉吧,实在有碍于我们之间面对面的交谈。」   叶天龙突然间伸出手,抓住了月如脸上那厚厚的面纱,直到叶天龙的手抓下了面纱之后,月如才本能的将头部往后一仰。   这让叶天龙暗暗感到惊讶,难道说这个艳名无双的美女并没有一身好的武技吗?   但她的举止气度又无不表现出一个绝世高手的风範,这实在让叶天龙摸不透她的实力。   一般身怀绝技的高手,根本不会让别人随便靠近自己的脸面这种要害地方,特别是在面对突然的袭击,高手保护自己的本能会在神意之前做出反应的。   「你真是……」月如没有说下面的话,但像她这样一个绝世的艳姝说出这种带有挑逗性的话语,实在是让人感到意味深长。   随着月如的娇颜完全呈现在叶天龙的眼前,顿时整个房间都为之一亮。   「你的脸,的确是百看不厌!」叶天龙歎息了一声:「如果有一天,要毁掉这样的一张脸,我实在是捨不得下手。」   「小龙儿,你在威胁我吗?」   月如娇颜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改变,即使是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在她的身边慢慢围拢过来,她依然是笑靥如花。   「你既然是要为尤那亚献艺,我又不想让他知道我来艾司尼亚的消息,你说还会有什么好的办法吗?」叶天龙淡淡的说道。   「那好吧!」月如的媚眼轻转,突然将娇躯凑近叶天龙,把诱人的酥胸往前一挺,凄然道:「既然这样,那就由你亲自下手吧!」   叶天龙的手举起来,但又慢慢放了下去,突然哈哈一笑,道:「在下如何敢冒犯万众敬仰的月如小姐呢?」   月如自得的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用她一贯的媚眼看了看身边的辛西雅她们,叶天龙苦笑了一声,知道自己无法从这个艳姝身上探出什么底细来,也只好让辛西雅她们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阿姨这样美,肏你不后悔